您所在的位置:飞禽走兽>数据图表>850游戏可以兑现吗-理想=现实?大学职员发展究竟怎么样|视角

850游戏可以兑现吗-理想=现实?大学职员发展究竟怎么样|视角

2020-01-10 13:16:03
709

850游戏可以兑现吗-理想=现实?大学职员发展究竟怎么样|视角

850游戏可以兑现吗,本文为麦可思专稿。

自2008年日本教师发展(以下简称“fd”)被义务化后,日本又修订了“大学设置基准”,其中规定了职员发展(以下简称“sd”)是各个大学的义务。这项新活动的开展并没有让人觉得幸福感将至,反而是“理想很美好,现实很骨感”。本文将从sd是什么(what)、sd义务化的意义(why)、怎么开展(how)及小结这四部分进行简单探讨。

sd是什么

日本学界对于一些从外国引入的名词,常常没有翻译为日语,而是用日语发音直接标记,或者直接用英文缩写。比如,ra(research assistant)并没有用日语的“研究助理”来表示,而是采用罗马字母的简写。但即使经常用一样的简写,含义有时也不一样。比如日本从美国导入的ta(teaching assistant)制度,跟美国的涵盖范围是不一样的(美国ta的业务内容涵盖修改学生作业,研究生ta有的还要承担教学任务,而日本多作为给学生经济补助的一种形式)。所以我们要先搞清楚sd是什么。先看s(staff),下文直接使用“职员”一词,且都指限定于“大学”内的讨论。

在日本,大学组织的概念图如下所示,抛开外部的“监护人”“地区”“产业界”,可以看到大学内部的基本构成是“教师”“职员”“学生”。

与中国大学称所有教职员工为“老师”不同,日本将其清晰地区分开来。从事相当于国内行政业务比如教务管理的人员,我们称呼“某某君”,不加“老师”的称呼。这两个职种有不同的职业路径,“教师”有可能参与“职员”的行政事务,但“职员”一般不大可能转为“教师”(多因为学历和基本论文数要求)。

行政管理层的“院长”(名片上依然会标记自己是教授,多是在履行教授职责的同时兼任行政职务,所以仍属于“教师”类别)之类的职务,不太受待见,因为这意味着自己的时间会被大量占用,用于学术研究的时间会减少。比如在我原来的京都大学教育学研究院(日语称“研究科”,相当于中国的研究生院),因为该职位太不受欢迎,我们的院长(科长)据说是各科系轮换着做的,有一届轮到一个精瘦的教育哲学的教授,其本人是苦不堪言。

图中的职员大致相当于中国大学的行政人员,具体的职务内容,可以参见下表。

我在京都大学当学生的时候,接触最多的是“学生支援类”的工作,涉及学籍、成绩以及奖学金等。我在写博士论文的时候,得到了我们教育学研究院图书室人员的很多帮助。比如在文献的查找方面,尤其在有关大学教育的政令法规的变迁方面,真的是感到了专职者的专业力量(在日本从事图书管理员要考相关资格证书)。

后来我在工作中接触最多的是总务类工作,比如平时采买书籍,以及负责与工作相关的活动宣传等。ir职位是这几年在日本的大学里兴起的,即使不熟悉这个名词的朋友也听说过大数据吧,这个职位简单讲就是对大学里的各种数据进行分析后用于学校决策。

搞清了staff的内容,接着看sd指代什么。在2008年fd被义务化的时候,fd被定义为“教员的针对教学方法和内容的有组织的活动”,sd作为对立词,即教员以外的大学工作人员的职业发展的概念被提出。因为在英国教师发展用的是sd一词,这一点特别被指出并区分开来。也就可以笼统理解为,在日本,fd是针对教师的教学能力发展活动,sd是针对职员的发展活动。

sd义务化的意义

既然在2008年fd被义务化的时候,sd作为对立的针对大学职员的名词就已经出现,那么为何现在又重提,并把它也义务化了呢?我们先来看这次的法规条款,原文直译出来如下:“为了能更适当且有效地运营,大学需要提供让其职员习得必要的知识和技能,提高能力和资质的培训机会,以及实施其他举措”,并注解“1.职员不仅包括总务类的职员,也包括教师、校长等大学的管理层、技术职;2.fd以外的”。

从文字上来看,可以认为,首先在内容上这次明确强调重点在于管理运营,其次,对于兼具“教育”“研究”“管理运营”“社会贡献”职责的大学老师来说,除了要做到fd里强调的教育方面的提升外,sd特别增加了“管理运营”方面的提升义务。我又查阅了文部科学省的相关部门关于此条目审议过程的资料,发现文部省的本意似乎要打破“教师”“职员”间的壁垒,促进“教职联合”,即促进并加强教师(教学科研岗位的人)和职员(行政岗)对于大学管理运营的共同参与。

怎么开展

前一部分多次提到sd在2008年伴随着fd的义务化已被提出(更早之前也一直被讨论),再加上一些虽没冠sd之名却行sd之实的项目的开展,所以既有的sd活动大致可以分为三大类:

1. 硕士进修课程

在这方面有两个进修课程值得一提,一个是东京大学教育学院开设的“大学经营及政策”课程,一个是樱美林大学开设的“大学管理者”课程。前者开设于2005年,每年招收硕士13名,博士4名,其中一半的人有工作经验,包括大学老师、大学职员、私立大学的理事等。课程内容包括大学财务经营、高等教育政策等。

为照顾这些在职人员,课程多安排在周五晚上或周六。樱美林大学是私立大学,2001年开设“大学管理者”课程,最初主要采用夜校的形式上课,2004年开始了函授教育,解决了学习者“时间与距离”的问题。这两个硕士课程的共通性在于都面向大学职员,且都从宏观即管理的角度看待高等教育。

2.短期系统的培训项目

除了上述正规的以学位为目的的系统进修及培养外,现在已经有几个比较成熟的、内容比较系统的sd项目,这里主要介绍两所大学的项目,一个是日本的东北大学(位于仙台,鲁迅留学过的医学院就被并入了该大学)的项目。该大学是近些年在教育上特别肯下成本及功夫的大学,甚至在排名上已经有超越京都大学的势头。在大学职员培训方面,该校申请到文部科学省的资金,开发了两个项目,一个叫“学术领袖培养项目”,对象主要为各个大学机构里参与新项目的开发、改善及运营的中坚层或老资格的教职员工。

另一个是“大学职员能力开发项目”,对象主要是年轻的及中间层大学职员。还有一个是筑波大学的项目。该大学以师范大学起家,在教育方面依然拥有较强的实力。该大学的大学研究中心从2000年开始开展“大学职员培养项目”,如今已经有了一定的系统性,虽然没有学位,但颁发修习证明,基本是以各自在职场遇到的问题为主进行学习,可以说是wbl的形式。

3.有针对性的短期培训项目

这里所指的针对性是指针对特定人群开展的短期培训。比如国立大学财务及经营中心开展的以财产管理、大学医院管理为主题的培训,再比如国立大学协会开展的“关于管理的讨论”,是以大学的中高级行政管理层为对象。此外,各大学一般有相应的入职培训,也可以看作是针对新人的培训项目。

小结

以上介绍了sd是什么(what)、sd义务化的意义(why)以及sd怎么开展(how),接下来谈谈我个人的一点感想。对于文部科学省的这一政策,我的感觉是“理想很美好,现实很骨感”,之所以这么说,有以下几个理由:

1.教师和职员的权利不平衡性。前文图中构成大学的三部分“教师”“职员”“学生”虽然用了同样大小的椭圆来表示,但其实抛开学生不谈,在日本的大学中,“职员”处于一个话语权和决策权都比较劣势的位置,多是被放置于一个遵照教师指示做事的角色,这也被当作问题多次被诟病。

我自己也深有其感。比如我经历的东大和京大的职场,一般开会,即使职员们参与,也没有很多话语权。我周围的教授们话语中多多少少会流露出“照我说的做就行了”的优越感。所以我觉得在没有参与决策权和话语权的情况下,即使职员们进修回来把自己武装得很强大,也难有用武之地。而所学缺少可发挥的地方,则必然反过来影响sd项目的开展。

2.对于职员个人的必需性。在固有的业务量不变的基础上,从职员的角度来讲,即使继续进修或提高能力,对自己也没有立竿见影的好处,自然消减了参与积极性。打个不一定贴切的比方,比如我作为职员,有一堆教师出差的单据要报销,表格要填,这时大学要我学俄语,以应对未来可能来我大学留学的俄罗斯人。我既没有兴趣,又没有升职加薪的外在动因,你觉得我的参与积极性和配合度会高吗?

3.根据fd开展的情况,我对日本大学的sd不乐观。fd自2008年被义务化以来,已快10年。我是2009年进入京大的硕士课程学习的,身在一个带动开展fd的地方,亲身参与以及耳濡目染了开展fd活动的苦与乐,我的最大感受是“尴尬”。

一个是从教师的角度来讲,虽然文部科学省将此义务化,可是并没有与之相匹配的制度支持,以及相应评价制度的改善,以研究为主导的教师评价体系仍然占优势地位,这让一小部分对教育有热情的老师很尴尬。

一个是从项目运营者的角度来讲,因为义务化意味着各个大学必须开展fd,可是在2008年当时并没有很多人将高等教育作为专业,也很少有人懂fd,也就是说有些项目的运营者是被硬抓去做这个的。再者,即使后来有一些高等教育专业的毕业生,一般硕士没资格做,博士辛苦完成课程后自然想去专心教学、做科研的地方,不愿意做。这是另一种尴尬。

fd是针对有话语权的,在日本的大学里地位稍高的教师群,且有一些教育学者在带领着做,申请经费也比较容易,尚且如此艰难。对于那些没有话语权的,平时常常被教授们连名字都叫不出来的职员的sd,我实在无法乐观。再加上,sd里还包括要提升教师们的管理能力,对于研究至上对fd已经厌恶的教师,如果自己的研究时间还要进一步被剥夺,是可以想象他们的心情的。

这些只是我个人的观点,日本的sd将会走向何方,还有待观察。

主要参考文献:

[1]林透.关于大学职员的榜样及专业性——以国立大学法人为中心[j].大学职员论丛,2013(1):69-77,

[2]小特集:大学改革与sd义务化[j].大学时报,2016.7.

[3]sd/大学职员的能力开发[j].ide现代的高等教育,2005(469).

[4]成长的大学职员[j].ide现代的高等教育,2011(535).

[5]对大学职员理想形象的探讨[j].ide现代的高等教育,2015(569).

[6]职员的人事管理[j].ide现代的高等教育,2017(591).

[7]日本文部科学省网站

如需了解麦可思战略规划服务,请点击下方 阅读原文联系我们。

作者 | 蒋妍

(早稻田大学大学综合研究中心讲师)

编辑 | 麦可思研究

掌握事实 下载新闻手机客户端

热门推荐

看过本文的人还看了

热门搜索: